葬燕_桜落

|・ω・`)……文风不成熟,画风不成熟

来写个置顶

你好呀,这里是桜落,也可以叫我葬燕啦。(=・ω・=)
是个画手,也是个文手,嘛,反正两个都很渣就是了(´;ω;`)
画风没形成,文风也没形成,很喜欢淡郁文风和日/本的病态唯美文风。
看的较多小说都是轻小说。
脑洞疲乏,但有时候脑洞又大开。_(:з」∠)_
最近混的圈是aph,v家,刀剑乱舞
吃的cp有菊耀,洛言(洛天依攻,言和受嗯(=・ω・=)),堀清(冷cp,但我喜欢!!!!)
嗯,完了,我是一个还在全面发展的娃儿(=・ω・=)

ps:本人是个话废,有点社交恐惧_(:з」∠)_

三分之一的水(菊耀)

#啊,终于写完了,我要去睡午觉了。#

在那张有些破旧的水卡传来一声无比响亮的嘀——,周围经过的同学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王耀这才迟钝的看到显示屏上瞩目的剩余金额,0.00

说起来他倒是很久都没有给水卡充钱了。他边想着边把那装了一半水的水杯拿上,以一个左手水杯,右手水卡的姿势走回了教室。

上课铃恰好响了起来,王耀此时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水,才想起来自己的水卡被挥霍完了,再看了一眼刚才本来还有半杯的水,此时只剩三分之一。

现在才第一节课啊……

王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有气无力的黏在桌子上,想着自己要经历四节课没水喝,忍不住,面部表情没控制好,露出了无比哀愁的样子,整个人头上降临一大堆黑线。

在一旁画着什么的本田菊看着王耀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偏过头看了一下他,

“耀君,您怎么了?”

“啊,没什么。”王耀他偏过头,不去看本田菊。

睡着了就不渴了吧。

他那么想着,闭上了双眼。不过老师也在此时踏入了教室。在一声无比响亮的“起立”后,王耀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站了起来。

本田菊看着王耀的反应,偏过头去无声的笑着。等到坐下时,本田菊便注意到了王耀杯子里的水。

只有三分之一的分量,平时可是满满的一杯的啊。

本田菊这么想着,手上动着的铅笔不自不觉画成了王耀的杯子。

“耀君,您的水卡还有钱吗?”本田菊见着老师转过头在黑板上写字,便停下了手中的笔,靠近了那么一点,好让他听得见。

“没有了,怎么了吗?”

“啊,不,没什么。”

听完王耀的话,本田菊便坐直了身子,在本子上写着什么,然而思绪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他正在想,该怎么样才能让王耀不用那么渴。

叮铃铃的下课铃声响起,王耀的水杯也已经见了底,整个人颓废的趴在桌子上,忍着口渴,闭起了眼睛。

“耀君?”本田菊看着闭上眼睛便睡着了的,轻轻的唤了一声,看着他没反应,便悄悄的把自己水杯里刚打好的水倒进王耀的水杯里,倒了三分之一的分量。

第二节课的铃声响起,王耀揉了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便看见了自己水杯里仍装有三分之一的水。

他疑惑的看了看周围,旁边的本田菊仍在本子上画着,前面的阿尔弗雷德仍在吵闹着,他旁边的亚瑟正优雅的喝着红茶,一幅无关紧要的样子,远处的弗朗西斯正调戏着马修,普鲁士在把玩着他的小鸟肥啾,旁边的伊万正笑容可掬的擦拭着手上那根银水管。

王耀无奈的扶了扶额,撇了一眼本田菊,后者仍在本子上快速的画着。

吵闹的教室终于在老师踏进的时候变得安静,王耀上课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是看着那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水,直到喉咙微微的发痛,他才拿起水杯,直接把剩下的水都给喝光。

他下课便装成睡觉的样子,便看到本田菊往他水杯里倒水。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了。

直到上课,他才从嘴里挤出一句

“谢谢”

ps:本人是那种及易缺水的家伙,每次喝水都得把一杯装的很满的水给喝完才不渴,所以才写出了这篇文,所以,不是不符合实际了,只是我以我自己的感觉写了出来。_(:з」∠)_

为什么发不出来啊!!!!明明那么清水的文……

校园风菊耀

#这可能是我这个月最后一篇单篇菊耀了,因为自己一直在准备写长篇啊什么的,所以这篇也有些偏半成品的感觉……自己结局写的很……恩……莫名其妙……改了一下之后就这样了吧。少主无口癖设定,因为我懒得打。可能有隐藏味音痴?其实这个感觉不能算腐向吧,但还是打了菊耀的tag |・ω・`)。唠唠叨叨了那么多还是放文吧……#




  本田菊的同桌是名英/国人,而且他还很喜欢倒弄药水。并且总是把药水给本田菊喝,让本田菊充当他的小白鼠。
  他叫亚瑟.柯克兰,眉毛很多的英/国人,他从来没有告诉本田菊他的药水有魔力,总是把药水装进饮料瓶里“这是我买的饮料啊。”这样说着,便递给了本田菊。
  久而久之,本田菊再也不接受亚瑟的东西了。
  “本田,我请你喝饮料要不要?”
  “承蒙厚爱,在下感激不尽,但在下不渴,多谢柯克兰君的一片好意。” 被亚瑟骗了好几次的本田菊眼角抽搐的看了看,然后转头,装作专心致志看书的样子。
  “没事的哦,本田,我请你喝的,等会再喝也没事的哦。”
  亚瑟此时的语气让本田菊想起了伊万.布拉金斯基,两人都是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出来祸害人……
  在下怎么那么命苦啊。
  “不了,柯克兰君,在下真的不用……”本田菊此时挤出来的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他转头看着亚瑟递给他的饮料,顺手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然后呢,发生了令本田菊震惊的一幕。
  王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直接拿了桌子上那瓶写着百事可乐的液体喝了进去。
  本田菊这才注意到,这是王耀的桌子,上面还有一瓶真正的百事可乐,并且本田菊刚才直接把亚瑟给他的那瓶看似是百事可乐的东西放在了王耀的桌子上,好巧不巧的是,王耀喝的就是本田菊放在桌子上的那瓶。
  “这饮料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说完这句话的王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本田菊和亚瑟眼中变小,变小…… 神奇的是,衣服也跟着变小了。
  “ 成功了!” 亚瑟此时笑的比谁都欢,他用力的握了握本田菊的手,“本田,这下不用牺牲你了。”然后这名英/国人欢呼着跑了出去,留下本田菊愣愣的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王耀的一声惊呼把他唤回。
  “诶?”
  “本田菊你怎么变高了?不对,应该是我怎么变小了?!”
  “可能是……是您喝了柯克兰君的药水的原因……”
  “药水?”
  本田菊耐着性子给他解释完。
  “所以我现在只能保持这个样子了?”
  “这个得等柯克兰君回来才能知道。在下也是受害者呢。”本田菊苦笑。
  “那接下来的课程该怎么办?而且再过几天学校有舞会啊。怎么可能这幅样子去参加。”
  “其实您可以不用参加的。”
  “不行!舞会有那么多吃的,怎么可能错过!”
  王耀的话令本田菊哭笑不得,等到亚瑟回来的时候,已经上课了。 本田菊便抱着王耀向老师请了假,顺便带上了亚瑟,两人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溜走。
  “柯克兰君,这下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这个的话,得看效果会持续几天了。”亚瑟看着王耀此时变小的样子,“不过嘛,他现如今变小了,不还是挺可爱的嘛。”说完便用手揉了揉脸颊。
  “信不信我一锅砸过去,保证让你见不着明天的太阳。”王耀生气的瞪着他,然而此时那双小孩子般纯洁的双眼这样瞪着亚瑟起不到丝毫的威胁。
  “那个,在下想问一下,耀君之后该由谁照顾啊?总不可能被耀君家人看到他这幅样子吧?”本田菊问亚瑟和王耀,两人此时也只是沉思着。
  “要不,我去小菊家?小菊再去跟我父母说一下?”王耀首先提了出来,然后抬头看了一下本田菊,此时他是坐在本田菊怀里的,他抬头的一瞬间本田菊也低下头来与他对视,然后本田菊便别扭的转过头。   “在……在下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在下父母去出差了。”此时本田菊的脸已经泛红,被亚瑟看的一清二楚,倒是王耀没有察觉丝毫。
  “我家已经有一个阿尔弗雷德了。” 亚瑟耷耷肩,表示照顾不来。
  “那就这样了?”
  而后本田菊便去帮王耀跟老师请假了,然后又去跟王耀父母说了一声。
  “阿姨,您好,在……我是王耀同学,王耀说要过来我家住几天,让我来跟您说一声。”
  “啊,是小菊啊,没事的,慢慢玩啊。”
  而后便回到家里,看到王耀无比悠闲的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手里开了一袋薯片。
  “在下回来了。”
  “嗯,嗯。”
  王耀无暇顾及本田菊,双眼看着电视,目光从未移过。
  “耀君,小孩子是不可以看太多电视的。” 便从他手中抢来了遥控器,把电视关了,便又拿了他手中那袋薯片,“也不许吃太多零食。”
  “那我可以干什么?睡觉?”
  “这倒是个好主意。”
  “……”王耀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然后从沙发上跳下来,拍了拍手,走进了厕所。
  “耀君?”
  “洗手。” 他回了一句,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自己做了晚饭,就在桌上,自己吃吧。我已经吃饱了哦。”
  “诶?!”本田菊没想到王耀居然还做了饭菜给他吃,看着桌上摆着的一桌菜,本田菊无比感动。然而等他走进一看,本来的感动瞬间消失,因为上面就摆了一碟煎蛋。 “耀君只做了这个?”
  “是啊,不然呢,你以为我现在一个小孩子的身体能做什么?你要是还想吃别的东西就自己做吧!”厕所里传来了流水声和王耀那明亮的声音。
  “那,在下做好了耀君要不要吃?”本田菊去到了厕所询问了一句,顺便看一下王耀在厕所里呆了那么久到底在干嘛。 他看到的便是王耀正在洗手池边玩水,本田菊嘴角抽搐了一下。
  难道身体变小也会影响心理的吗……
  “耀君?难道在玩水?”
  “没有,没有,你看错了。我在洗手啦,对,我只是在洗手了。哈哈。”王耀表示即使变小了也不能忘记他比本田菊大的事实,也不想被他嘲笑。 “哈哈,那个本田啊,等你做好了再跟我说吧,哈哈。” 王耀连忙推着本田菊,一点说话的余地都不留给他。
  而后本田菊便去厨房忙活了。
  他做好了之后便感觉有人在拉他的衬衫,他一低头便看到了在拉他衬衫的王耀。
  “是耀君啊,晚饭做好了,快吃吧。”他对着王耀温柔的笑了笑,顺便摸了一下那触感极好的头发,便拉着他去吃饭了。
  王耀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许久,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本田,我……会不会永远都是那么小了……”
  “没事的哦,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本田菊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殊不知自己立了个flag……
  两人吃完晚饭,洗完澡,一起缩进了被窝里睡觉。然后,真的,第二天早上,本田菊便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只成年耀……
  
  ————————END————————————

画了一个小天使,很……很难看了,不要嫌弃 |・ω・`)

无题(菊耀)

#烂开头加烂尾,突如其来的脑洞之后的产物。ooc可能有,可能更完这篇之后下一篇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因为我最近沉迷于堀清无法自拔,(bushi)
少主无口癖#

(1)
  停电了 。
  外面响起了雷声,是在半夜。雷电在此时狰狞的像头巨兽,闪着纯白的光芒,似是天使的羽翼般纯白,又如同巨兽般扭曲的形状,着实把本田菊吓了一跳。 他还是很小个,很小个的样子,脸上仍有着明显的婴儿肥。
  他立马扑到王耀怀里,把脸都埋进去,不想看到闪电那无比扭曲的影子。
  “小菊怕闪电吗?”王耀看着怀里缩着的小小的本田菊,用手轻轻的抚着他那梳的整齐无比的头发。
  “不,在下不怕!”在他说出那句话时,又一阵雷打下来,吓得本田菊又缩回王耀怀里了。王耀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感觉到本田菊颤抖的在他怀里缩着,不禁用力把他怀紧些。
  “小菊不要怕哦,兄长在这里呢,一直都在,不会离小菊远去的。”安慰性的再次摸了摸他的头。
  电来了。
  周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然后本田菊立马从王耀怀里站起来,跑开,直接跑进厕所里。王耀愣在原地,看着自己那件被本田菊泪水弄湿的胸前。
  原来是害羞了啊。
  本田菊跑到房间里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此时他带着些婴儿肥的脸染着一抹绯红,脸颊也是滚烫无比。他低了低头,再抬起,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拼命往自己脸上洒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怎么办,怎么办,在下不会喜欢上自己兄长了吧……
  他深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后开了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突然又怂的跑回了厕所……
  “小菊,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王耀看着本田菊一连串动作,走到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没事,在下只是有些肚子疼。”
  “那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不,不用了,多谢关心。”
  本田菊又把王耀拒之门外了,已经不止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了,王耀也就任由他去了。
  (2)
  本田菊15岁时,那时他天天与王耀吵架,每次吵完,他便躲进厕所里,再次看着镜子里因情绪激动而通红的脸颊。
  在下怎么也变得喜欢跟兄长顶嘴了。
  每每冷静下来,这是他想的第一句话。
  难道这就是叛逆期吗? ……
  中考期间,本田菊每天晚上都熬着夜复习。王耀劝了他一句早点睡。
  当时心理和身体上都疲惫的本田菊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在下还要复习。”
  “早点睡吧,明天再看,累坏身子就不好了。”
  “在下说了,在下要复习!”
  “……”
  “抱……抱歉……”
  他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王耀的眼睛。他没有说话,只是扯出一个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走了出去。
  “我去给你倒杯水吧,好好复习。”
  语气里透露出很明显的失落。
  本田菊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直到关门声告诉他,王耀已经出去了,他才再次埋进书中……
  第二天早上。
  “对不起。”
  “啊?”
  “在下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感到抱歉。”
  王耀愣在原地,看着本田菊一幅别扭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是我的错啊,我没有考虑小菊的心情,毕竟中考在即,你肯定希望自己能考好啊。不过啊,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王耀摸着他的头,轻轻的笑着。
  扑通,扑通,一声又一声明显的心跳声,本田菊感觉到自己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红。他一把推开王耀,又跑向了厕所。
  “诶?”王耀在原地看着本田菊别扭的跑进了厕所。 “不要在厕所呆太久啊,不然迟到了!”
  这孩子……
  王耀摇了摇头,又走进了厨房。
  
  ————————END——————
#是的,这就没了,都说了是烂尾了,不要再问我了(´;ω;`)脑力有限,就想到那么多#

莫名其妙的文(菊耀)

#已经不是初投稿了……看自己的文不爽,然后全部都删了……这是我纠结了半天才打算发出来的文,一大堆bug,深深的嫌弃自己……#

王耀跟本田菊吵架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吵的莫名其妙的。

据说他们吵架之前双方还在冷战,可能是谁引燃了这根导火线了,然后两人就爆发了,以王耀跑出家门落幕。

本田菊这个从未生过气的家伙生起来也是过于可怕,他把桌子都给掀了,然后王耀才跑了……

“在下当时怎么就那么笨呢!”后来本田菊去找了亚瑟,在亚瑟去给他端红茶过来时看到他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可不要一拍就晕过去了……

亚瑟怎么想着,然后本田菊真的晕了。有时候亚瑟都怀疑自己是乌鸦嘴……

本田菊醒来时是在亚瑟的房间里,淡淡的红茶味从远处飘了进来。

“醒了?”

亚瑟不紧不慢的喝了口红茶,他靠在墙上,戏谑的看着坐在床上扶着额头的本田菊

“想好办法了没,总比在这继续颓废要好。”亚瑟又喝了口红茶,他一下子就看到了本田菊那幽怨的眼神,“咳咳,可不是为了你们”

阳光从窗外照进了房间里,从那无比光滑的瓷砖上反射,照射到亚瑟那数不清的眉毛上。

“你想一下他可能回去哪。”

“游乐园?”

“……”

“还有小吃街”

“……”

亚瑟头疼的扶了扶额。

“啊,还有一个地方……”

他们大中午便去到了公园,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公园。

“本田,你确定王耀会在这?”

“嗯,我确定。”

本田菊四处看着周围,藤蔓已经爬到了公园的那座亭子里的凳子上,那是本田菊第一次看到王耀的地方。

本田菊是一名大学生时,经常在这个公园写生,倒不是因为景色有多美,只是因为这片公园的气氛吸引了他。

他就是在长凳里坐着,摆好画板准备下笔时,就看到坐在亭子下的王耀,他不知是不是太累了,就坐在那里睡着了,藤蔓那时还未爬到凳子上,就刚好爬到亭子下面那条似是故意搭起来的架子上,形成一个天然的遮蔽所。

他面前还有一本翻开了几页的书,平方在他的膝盖上。

本田菊愣了愣,而后拾起画笔,在纸上飞快的画着。

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些年了,本田菊每每回想起来总是不自觉的笑着。

“王耀!”正在回忆的本田菊听见亚瑟的一声喊叫,顺着他目光看去,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王耀。

本田菊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眼在此刻无限的睁大,他看着王耀的动作,毫不犹豫的,他追了上去。

谁知道本田菊这个从未出过门跑过步的死宅是怎么一下子跑那么快的。当然,后果是他后来因为太累了差点喘不上气。

“耀君!”本田菊就用尽他生平的力气来拉住王耀,“请……请等一下……”

“怎么?累了?”王耀一看到本田菊这么累的样子,忍不住停下来调侃他。

然后被本田菊先发制人,直接用手指绕他痒痒……

然后……然后就没了。吵的莫名其妙的两人,和好的也莫名其妙。谁知道呢,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写什么,太羞耻了!!!!!!算了,死就死吧。抱着这样的心情,发出来了 |・ω・`)#